科技

咪蒙职场课、馒头商学院,全网知识经济10块钱打包卖,了解一下?

今年年初,网易的运营方法论课在微信朋友圈刷了屏。简而言之,那是一种类似传统三级分销的赚钱模式。分享自己的二维码到微信,如果有人通过这个二维码购买了课,分享者就会得到现金返点。

朋友圈沸腾了。一级分销收益 60%,二级分销收益 30%。39 元的课,卖出去一份就能赚 23.4,可比在线答题赚钱快多了。

虽然网易的 H5 很快被微信封了,但在那之后,知识经济的卖家们很快就「想通了」。新世相、咪蒙、插座学院等平台或内容提供方都给出了帮卖赚钱的方法,一时间,课程分销成了人们赚钱的一种新方法。

买课发红包的推销方法

你可能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:有同事或朋友问,我买了 XX 课,你要买吗?提成分你一半。你如果真的用他们的优惠链接买了,还会收到他们打回来的一个十几块钱的红包。

这样下去,会不会出现专职倒卖知识经济课程的微商?

这样的想法太简单了。在真正的知识经济微商那里,十几块钱就足以买下一整个平台的付费课程了。

闲鱼揽客、微信转钱、用百度云盘交易的微商

在微博上搜索某知识付费课程时,我意外发现了一个将课程打包起来的链接。链接里细心地将跟赚钱相关的几个课程放在同一篇文章里,做了简单介绍。在文章结尾,作者小心翼翼给出了一个链接:「有需要的小伙伴请登录 XX 网址查看详情,更多高价值材料在等您噢!」

打开被提到的网址,整个网站看起来都像是卖假药的。网站上售卖的资料品类很多,从 PS 教程到 PPT 模板,除了有微信客服,和几年前售卖影视和学英语课程「资源」的网站基本没什么两样。但仔细看下来,网站上卖的资源不仅包括了知识付费课程,价格也便宜到吓人。

25 部公众号运营课程价格仅卖 30 元。虽然其中很多课从名字看不出具体的平台和讲师,但从能辨识出的部分来看,仅仅粥佐罗主讲的《插座学院公众号运营 90 招》一门课,官方定价就达到了 299 元;池骋主讲的《公众号运营 30 天高阶班》官方定价是 599 元。

加起来原价几千元的知识经济课程,在盗版网站只卖 30 元。盗版商不仅帮用户省了钱,还专门把不同平台上同一主题的课都搜罗来,细心地分类整理好,按照主题打包给用户。可以说是非常有心了。

网络上售卖盗版资源的历史,比知识经济出现的历史要长得多。新东方和沪江网校推出网络课程时,就有不少类似的盗版商在网上出售盗版课程;再往前数几年,在网上出售盗版电子书也让不少人赚得盆满钵满。

更早些时候,当你在网上购买正版书时,也会不小心买到盗版:当你按照正版的价格付了款之后,店家会私信你问,我们的这本书卖完了,给你寄影印版可以吗?

按照早期盗版课程的套路,我在淘宝、闲鱼等电商平台和二手交易平台上,也都搜到了低价出售的盗版知识经济课程。原价几百元的知识经济课程,售价都只有几元。

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躲避平台的监管,很多盗版课程虽然挂在闲鱼上,链接里却要求顾客加微信联系购买。我试着在闲鱼上跟卖家搭话或直接下单,店家既没有回复我,也没有发货。我试着加了几个盗版知识经济微商的微信。

和其他微商类似,盗版知识经济微商同样会在朋友圈里发布新到课程的信息,搭配微店购买页面的链接。得到、喜马拉雅、豆瓣时间、三节课、插座学院、咪蒙、樊登读书会、……基本上,市面上有的知识经济付费课程在他们的店里都能找到。我向微商询问他店里没有的某课程是否可以弄到,他的回答是:「没问题,我尽快找给您。」

我试着花 5 块 9 向微商购买了馒头商学院的课程全集。在他发来的百度云盘链接里,我看到了馒头商学院原价 999 元的品牌课,原价 980 元的运营体系课,原价 199 元的微信小程序课……都是视频课程+PDF 课件的形式;不像原版购买后有上课时效限制,盗版课程存在你自己的百度云盘里,可以随时随地随便看。

微商还附送了我很多相关的课程礼包,叮嘱我一定要存下来避免链接失效。唯一的问题是百度云盘够不够大。保存课程时,云盘提示我不能一次性转存 3000 个以上的文件,为了存储这些课程,我差点成了百度云盘尊贵的付费用户。

通过微博、闲鱼、淘宝等平台揽客,在微信和微店上完成交易,课程资源则是放在百度云盘里供人下载观看。一次盗版的知识付费课程的出售,需要用到 BAT 三家的产品才能完成。

打擦边球的「二手」知识经济产品

除去盗版,「二手」知识经济产品也在侵权的边缘。比较常见的是在豆瓣等社区平台上寻找账号共享者,分担知识经济课程的费用。

在知识经济平台没有限制的情况下,多人共享账号似乎没什么不对。不过,这也可能给一些盗版商带来可乘之机。沪江等早期在线教育平台,很早就通过产品手段限制了账号能绑定的设备数量上限,但大多新兴知识经济平台都还没意识到这一点。

还有些人会在自己的微博微信等平台分享课程笔记,你很难判定这是不是在侵犯知识产权。最接近侵权的是微博上某自媒体人翻拍咪蒙课程的视频。在一段视频里,她把咪蒙付费职场课中一课的内容拿出来翻讲了一遍,讲的内容甚至语气几乎完全相同,还明确说了讲的就是咪蒙的课程内容。

盗版知识经济微商卖我课程时告诉我:「发红包就行,信不过我也可以走微店。长久买卖,我不会骗您。」

从买卖角度来看,他确实没有骗我。但出售、倒卖盗版课程,无疑是侵权甚至违法犯罪行为。

这对于新兴的知识经济来说并不是个好消息。更坏的消息是,维权可能是个漫长的过程。

可以借鉴的例子是在早期线教育平台的维权。国内第一期侵犯网络课件著作权的刑事案件在 2016 年于苏州宣判,被告颜某因侵犯了在线教育企业沪江的著作权,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、缓刑一年,并处以罚金六万元。

和倒卖课程的收益相比,六万元并不是个大数目。从 2011 年沪江发现被侵权到 2016 年案件正式宣判,也经过了近六年时间。已经逐渐凉下来的知识经济,要抵抗盗版也只能调整自己的定价策略,以及依靠产品手段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